当前位置:长沙放生增慧群 > 环保放生 > 正文

成都放生鸟地方,成都文殊院清定师

2024-07-03 10:24作者:admin

一、放生应该念什么咒

1、清定师,四川绵阳人。年幼时由舅父背负至本县某寺出家,1922年赴成都文殊院受戒,中间曾返回本县,后仍回文殊院,在佛经流通外工作。文化大革命期中,被派往郊区凤凰山看守山林。1976年回文殊院,看守观音殿。

2、师为人诚恳老实,平易近人,不说是非。平日常持佛名和大悲咒。1986年4月,师年约80岁,患病二十多天。一日,告诉某居士说:“今天下午六点钟,我要往生,你去约几个人来替我助念。”四点钟左右,在寺内附设茶馆中找到几个居士,同时有几位僧人也前来助念,共有六七人。由觉明法师为主持往生仪式,扶师坐椅上,右手执接引幡,幡上悬挂西方三圣像。觉明法师唱念:“遇有临终人,劝念阿弥陀,是故得成此光明。”师随众人同声念佛,至六点钟,嘴唇不动,已安详舍报,到第二天下午六点钟人龛。神色不变。

3、唐宋时期、的成都大圣慈寺与蜀地文化

4、四川成都市委党校谢祥荣

5、佛教文化,从东汉年间传人中国,即开始了同中国社会相适应,与我国固有文化相协调的中国化过程。经过汉、魏、两晋南北朝数百年间的相互涉人,相互摄取与相互融会,到了唐宋时期,达到融通如一的阶段,中国佛教,已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渗入于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以至日用事务的各个层次之中。中国文化因获得了新生的机制与功能而焕发出绚丽的光芒与强大活力。这一文化发展进程在总体趋向上具有豪迈恢宏的气概,主动拣择与和平传播的特质。深入地了解这一进程对于我们今天面临东西方文化碰撞的抉择审度,当富有深刻的启示意义。由于佛教文化的传播,总是围绕着拥有高僧大德以及强大的经济文化实力的寺院为中心进行的,因此,我们的研究便不妨从一个有代表性的寺院着手。本文所探讨的成都大圣慈寺,便是唐宋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寺院之一。

6、成都大圣慈寺,始建于唐肃宗至德二年,共有96院,8500区,僧众2000余人,以其殿宇之宏丽,文化艺术品的丰富,以及人文荟萃方面的影响,当时即被誉为“震旦第一丛林”,是唐宋时期我国佛教文化的一大中心,对蜀地文化有着广泛深刻的影响。

成都放生鸟地方,成都文殊院清定师

7、在经济实力方面,大慈寺周迥六华里,占地千余亩,面积约相当于当时成都的十三分之一。另有枢密学士张乖崖、枢密史马知节等人赠田四百余亩,是一个较大的经济实体;寺院之间,商贾列次,市肆杂呈,四时之间则有蚕市、扇市、药市、夜市……等麋集于斯,亦是工艺竞技之场,对活跃以成都为中心的经济生活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大圣慈寺在经济生活中的这种功能,作为一种寺院经济模式,其影响一直延续到近现代。

8、在思想文化方面,大慈寺%院中,现在可以考见其名目的有83院,其建筑布局亦充分体现了它作为正统的佛教中心且又兼容各宗的特点。诸院高僧辈出,共拥有佛经一十二藏。经常开放的佛学讲座,曾达73座之多,足见其对佛教思想的传播作用之大。

9、在文化艺术方面,大慈寺拥有雕塑佛像千余尊,更拥有壁画15000余壁,其中神佛画像及经变等14000壁,山水、花鸟、龙虎、台阁等1500壁,总计约31000平方米,数量之多,与敦煌莫高窟拥有的唐宋壁画相当,而艺术水平过之。所谓“当时画手,或待诏行在,或禄仕两蜀,皆一时绝艺,格入神妙”。便是说明这些壁画大都是第一流的作品,作画之人,也多是第一流的画师。至今尚可考见其名姓者,计有卢楞伽、范琼、赵忠义父子、黄筌、文与可、常重胤、李异、孙知微等一代名家,共60余人。由于当时佛道画像,极为严肃,必须有经典作根据,有代代师承的传本作模本,因而大慈寺的这一大批名家之作便成了蜀中各地画、塑、刻工加以描摹的原本。自大圣慈寺建立以后,唐、五代及两宋时期。四川各地陆续营造了许多石刻群雕。最著名的如大足石刻、三台石刻、梓潼石刻、乐山夹江石刻,以及峨眉名山的庄严宝刹的建筑布局与铜铁铸像,石雕彩塑等。大体上都以大慈寺壁画为其兰本。从这些流传至今的石刻、铸像与建筑群落中,都不难捕捉到它们在结构造型、构图布局等风格上的相同特征。

10、由于大慈寺累经兵燹,原有最宝贵的艺术品——壁画已经荡然无存。今存大慈寺乃清初重修,其规模仅及唐宋时期的百分之一。我们的研究仅能根据当时记载的有关资料来进行。本文由于材料有限,只能着重探讨三个方面的问题。即大慈寺的壁画艺术。大慈寺的寺院布局。大慈寺的文化辐射。由于篇幅太长,此次会议,仅能提供其中较有代表性的部分。以就教于海内方家。

二、给鱼放生要说些什么话

1、北宋李之纯在其《大慈寺画记》中说:

2、举天下之言唐画者,莫如成都之多,就成都较之,莫如大圣慈寺之盛。仆昔监市征,历二年余……今来守是帮,俾僧司会寺宇之数,因及绘画,乃得其详:总九十六院,按阁殿塔厅堂房廊,无虑八千五百二十四间。画诸佛如来一千二百一十五。菩萨一万四百帝释梵王罗汉祖僧一千七百天王、明王、大神将二百佛会经变相一百五十八。诸爽绅雕塑者不与焉。像位繁密,金彩华缛,何庄严显饰之如是。昔之画手或待诏行在,或禄仕两蜀,皆一时绝艺,格入神妙;至于本朝,类多名笔,度所酬赠,必异他工,资费固不可胜计矣。其铸像以铜,刻经以后,又不可概举……自至德已后,写从官、府尹;监司而下僚属真,迨于今凡三百九十人……四方之人至于此者,徒见游手末技,幢幢凑集,珍货、奇巧,罗陈如市乙只以为嬉戏炫鬻之所。而不知释弟子隶学诵持演说化导无虚日;故以藏经大部律僧长讲之数兼列云:诸院为国长讲计七十三座,诸院大藏经计一十二藏。

3、史载,李之纯为北宋时人。进士出身,神宗、哲宗朝累官御史中丞,持论得大臣体。苏轼、苏辙被诬陷贬官,之纯上疏替他们辩白,连累自己也被贬职。《大慈寺画记》是他任成都府尹时所作。文见于明人杨升庵的《全蜀艺文志》等书。文中所述的寺院和壁画并见于宋人黄休愎的《蜀中名画记》和范成大的《成都古寺名笔记》等著作。文中所记大慈寺的96院,至今还可考见其名物的有83院,所以他的记载是翔实可靠的。

4、从上面这段记述中,可以看出唐宋时期大慈寺的一大特点是它拥有的壁画之繁多与精美。

5、以数量而论,根据李之纯作为府尹会同当时僧司的统计,大慈寺96院8500房廊壁间,共画有诸佛、菩萨、帝释、梵王、罗汉、祖僧、天王、明王、大神将,以及帝王将相、从官、府尹等14366壁,(每壁以两个平方米计,共有28732平方米)。另有佛会经变相(按每壁变相为10平方米计,共有1580平方米),还有占10%左右的山水、花鸟、龙虎、台阁等画,合起来当有15500壁以上,若以每壁大小平均2平方米计,共有壁画31000平方米。另有一些小型壁画,显然没有计算在内。因此,这个计算值很可能是偏低的。但是,即便如此,它也是我国历史上拥有壁画最多的地方之一。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保存较为完好的壁画,首推敦煌莫高窟,其壁画总面积达45000多平方米,(其中唐宋画亦仅占30000米左右)。人们步入其中,均有置身于茫茫画海和神灵世界之感。而大慈寺一寺之中除了上千尊的雕塑佛像之外,还有与莫高窟的唐宋画为数相当的大型壁画,人们步人其中,又将是何等的感受啊!

6、谈到图画的精美程度问题,这里有必要大略地了解一下我国的绘画史。人类最早的美术创作始于岩壁画和器物装饰,壁画艺术在远古时代便进入了人类社会生活。国外发现的最早壁画是30000多年前绘制的猎兽图。《尚书·益稷》中“予欲观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会”的记载,表明我国在4000多年以前已有内容丰富的彩色图画,而最早的壁画记载则见于《孔子家语》:

7、孔子观手明堂,睹四门庸,有尧舜之容,桀纣之象,而各有善恶之状,兴废之诫焉。

8、又有周公相成王,抱之负斧扆南面以朝诸侯之图焉。实际上,春秋时期,我国壁画已很盛行,屈原的《九歌》《天问》反映了楚国壁画已很发达,到了汉代,更是宫殿门堂莫不有画了。成都最早的壁画记载始于晋代,据《玉海。益州记》载:

9、成都学有周公礼殿,刺史张收(西晋画家)画盘古、三皇、五帝、三代君臣与仲尼七十弟子于壁间。不过,我国壁画发展到拽法纯熟的时期,仍然是在唐代,下至北宋,也还盛极一时,可算百花争艳,名家辈出;像样点的寺庙道观,几乎每院有画。自此以降,随着社会文化生活的发达与纸墨笔色的改良和精进,我匿绘画即已转入以白纸作画,水墨渲染为主的时期,壁画也就逐渐衰落,水墨丹青的名家世代迭起,而壁画则成了工匠的技艺,没有名家可言了。不过,从元代留存至今的山西永济县(现已迁至芮城县)的永乐宫壁画来看,技法仍然是十分成熟而富有表现力的。因此,就壁画的精美而论,仍然要首推唐宋名家。

10、我们知道,莫高窟的壁画,包括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以至元代的作品,其中唐宋作品不及三分之而且都是民间画工所绘,虽然有不少佳妙之作,亦自有其高超之处,但终究不能与同时的名家相比;而大慈寺的壁画则不然,李之纯在画记中说:“昔之画手或待诏行在,或禄任两蜀,皆一进绝艺,格入神妙,至于本朝,类多名笔”,这就说明壁画的绝大多数都是唐宋名家之作,作者既是一时绝艺,作品也是格入神妙的。所谓“格入神妙”,便是对作品的精美程度的评价。自唐朝人张怀瑾《书断》评论历代书法,立神、妙、能三品,而唐末朱景玄于上、中、下三等九品之上立逸品于神、妙、能三品之下,就开始把图画的精美优拙品评为神晶、妙品、能品、逸品以及上、中、下晶等若干等,所以,这里说的“格入神、妙”就是说它们都是第一流的作品,达到了传神通妙的程度,因此,从艺术感染力上来讲,也必定比莫高窟的许多壁画都要传神生动得多。从现在我们还可以考见的大慈寺名画的作者六十七人中,左权\杜敬安、赵公祐、赵温奇、卢楞伽、赵忠义、范琼、张南本、高道兴、李文才、竹虔、孙知微、杨元真、黄筌、赵德齐、郭游卿、李升仙、常粲、丘文播、李怀让、蒲永升、张元、文与可、刁光胤、张玟、阮知海、李洪度、蒲师训、赵才、宋艺、孙位、滕昌祐、赵德元等三十余人都是见于史传的唐、五代以至北宋的著名画家来看,说他们是“一时绝艺”,“格入神妙”,绝不是夸诞之词。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